亲子鉴定资讯

「鉴定师回忆录」广州亲子鉴定解开了甜蜜夫妻间的要命“疙瘩”

发表时间:2021-01-25 12:27

在中国,亲子鉴定之所以会引发很多争议,不仅因为它是一种可以精确甄别孩子与父母是否具有血缘关系的尖端技术,也在于中国历来就是个血亲社会,可以说中国5000年的历史文化与中华民族注重血脉延续、子孙传承有极大关系。而亲子鉴定这项能够割裂血脉关系的技术,与中国重视血亲的传统,存在着天然的伦理冲突。

 

亲子鉴定相关图片1

更何况,亲子鉴定涉及的不仅仅是夫妻双方,还有孩子。这种冲突对于成人都可以说残酷,更不用提少不更事的孩子了。所以很多时候,鉴定报告上“支持”或“排除”的结果,只有悲剧或者喜剧,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孩子和家庭,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公开做亲子鉴定是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而大多人会选择偷偷做亲子鉴定的原因。

2004年8月的一天,鉴定师刚来单位上班,就接到同事电话,说有一大家子人来做鉴定,却执意要找负责人接待。

 

亲子鉴定相关图片2

 

她连忙来到楼下,正巧三位大人和三个孩子从一辆小面包车上下来。大人是一对30多岁的中年男女,衣着朴素,看样子像是夫妻,还有一个是个六七十岁、身材瘦削的老太太。三个孩子年龄并不一样,各自差着几岁,最小的那个男孩看上去也就只有五六岁。

自我介绍后,果然跟鉴定师想的一样,的确是一对夫妻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那个老太太则是丈夫的母亲,一家六口都是从周围省份的农村专程赶来的。

鉴定师记得很清楚,那个男人花了很长时间了解中心的鉴定资质,包括什么时候成立、什么时候获得司法部司法鉴定许可证等等,而且还不看复印件,一定要看营业执照的原件。

鉴定师一一满足了他的要求。在当时找来这里做DNA亲子鉴定的委托人,对鉴定机构的资质都非常关心,毕竟这是个新生事物,事关重大,他们最怕的就是碰到“江湖郎中”般的鉴定机构。

这个男人尽管出身农村,没什么文化,但从言谈举止看还是具有比较丰富的社会经验,在查验完DNA鉴定中心有资质后,他还提出了一个其他委托人很少提的要求,“能带我去你们的实验室看看吗?”

鉴定师一愣,但还是安排他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去实验室做了大概了解。还给他看了那台价值200多万,可以同时处理16份样本的DNA亲子鉴定测序仪。

出了实验室,男人似乎仍不放心,问鉴定师:“这结果不会有问题吧?”鉴定师耐心地回答他:“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办理司法的鉴定报告,这份报告可以作为司法证据呈交法庭。法庭对司法证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要求是非常严格的,这一点请你放心!”

 

亲子鉴定相关图片3

 

回到接案室,男人说:“那就做吧。”鉴定师看看三个正在一起嬉笑打闹的孩子,问:“三个孩子都做?”

话一出口,鉴定师就立即察觉屋里三个大人的表情发生了些许变化——丈夫侧过头去,看了妻子一眼,而妻子却没说话,只是表情淡漠地别过脸去,而那婆婆也神情有点紧张地看着媳妇,又一边悄悄伸出手去,把最小的那个男孩牵着。

然后就听丈夫说:“只做一个,最小的这个。”

见鉴定师有点奇怪,男人跟母亲说:“妈,您先带着孩子出去等等吧!”老太太便带着三个孩子出去了,妻子看了丈夫一眼,还是那副很冷淡表情,也跟着走了出去。

见没了旁人,男人才坐了下来,跟鉴定师说起了事情缘由。

男人叫高洪,以前在农村学过泥瓦工,10多年前就跟着同乡离开家乡来到北京打工。最开始是在建筑工地做零工,吃了很多苦,慢慢地有了些经验和积蓄,后来成了一个小包工头,开始带着同乡承包些大工程的配套项目。

“刚才的那位是我媳妇,我们俩一个村的,从小一起长大。别看她刚才那样,其实脾气挺好的,对我尤其好。其实我俩的事最开始我家都不同意,特别是我妈,她不愿意我找个比自己大的媳妇,而她就大我两岁。”高洪一边说话,一边把自己手指关节捏得嘎巴嘎巴直响。

“后来我们还是结了婚,很快有了老大,两年后又有了老二,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孩子留在家里,都是她在照顾,我还是在北京做工程,几个月才回家一次,怎么说呢,那几年孩子小,她脱不开身,所以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北京,后来就认识了个女的。”高洪说到这儿,脸还红了一下。

按高洪的说法,在北京的工作非常辛苦,每天除了安排工人干活,就是跟建材商或者业主打交道,枯燥而乏味,身边没有妻子的照顾,就觉得寂寞难耐,日子久了,心思难免活络起来。就在这时,他认识了小丽。

小丽是四川人,她的一个同乡在高洪手下干活,一次聚餐的机会两人认识了。年轻漂亮的小丽对于长期一个人在北京打拼的高洪来说,无疑充满了吸引力,而成熟稳重的高洪也让小丽很是心仪,很快他们就住在了一起。

 

亲子鉴定相关图片4

 

鉴定师忍不住“啊”了一声,“你跟小丽在一起,那你妻子知道?”高洪摇摇头,“没有,她一直不知道。”

高洪说他跟小丽在一起,其实更多是填补空虚和寂寞,可是时间越长就发现小丽不适合自己。比如家务小丽基本不干,开始她在餐馆还有份工作,后来干脆辞了闲在家里,花钱总是大手大脚,一没钱了就管高洪要。

“开始她不知道我结婚了,后来有一天,她无意中翻出我钱包里老婆孩子的照片,跟我大吵了一架。”高洪回忆着,脸上说不清楚是什么表情,“这之后她就变了,对我不那么热情了,后来还总跟人出去喝酒,玩到很晚才回来。”

让高洪没有想到的是,后来小丽怀孕了,说孩子是他的,一定要生下来。因为小丽在外面认识的人挺多,高洪心里并不能确定孩子是不是自己的,所以他劝小丽把孩子打掉,结果话刚出口就被小丽痛骂了一顿,说他“没人性,不像个男人”。

高洪好说歹说,都没什么用,结果小丽愣是怀胎十月,把孩子给生了下来,是个非常健康可爱的男孩。高洪说,孩子一出生就有一头乌黑的头发,眼睛也大大的,因为高洪的大儿子出生时就满头黑发,所以这个孩子让高洪一看就喜欢上了。

孩子刚刚三个月的时候,小丽忽然不辞而别,把自己所有的衣服和东西都拿走了,却独独把襁褓里的孩子给扔下了。高洪急了,花了两周时间找遍了小丽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她的踪影。最后他只得放弃了寻找,接受了小丽离开的事实,可是他一个大男人,哪儿照顾得好几个月大的婴儿呢?

在他寻找小丽的两周里,孩子是托一个看工棚的大婶帮忙照看着,喂的是奶粉,没了妈妈照料的孩子天天又哭又闹,没多久就瘦了一圈,手足无措的高洪没有办法,只得做出唯一的选择——把孩子带回家里。

说实话,高洪的这番叙述让鉴定师对这个男人多少有些反感——独自在外打拼面临孤独和寂寞的确可以理解,但是是否一定要用这种方式解决寂寞?隐瞒已婚的情况跟小丽在一起,等小丽发现了却又开始疑神疑鬼?这男人……是不是也太自私了点?

最关键的是,他在跟小丽纠缠的时候,他的妻子却还在家辛苦带着两个孩子。

当然小丽的做法也非常不妥,虽然高洪欺骗了她,但是生下孩子没多久就扔下不管,一走了之,无论如何也说不上是负责任的行为。

只是鉴定师并没有把心里的这种感觉表现出来,在她的职业生涯里,遇上过很多出人意料甚至是匪夷所思的委托案情,有的与她个人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完全相悖,但这并不妨碍她以医生或者鉴定师的角度,去面对委托人种种不同的经历和感受。

所以很多时候,鉴定师觉得自己不仅是亲子鉴定师,更像是个心理医生,需要倾听每个委托人的心里话,这与她最开始的想法有很大差别,不过鉴定师是那种外向直接的人,说话从来不藏着掖着,这种简单的气质也能帮助她更容易地获得委托人的信任——如果不是信任,任谁也不会把这么多私密的事情告诉她。

高洪说到把孩子送回老家的时候,挠了挠头,一时不知道怎么继续了。鉴定师在一旁看着,猜测这肯定不是一个很顺利的过程。

果然,高洪说,从孩子一进家门,原本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了,“之前我也没敢告诉她,就说我想回去看看她,我媳妇还特高兴。我抱着孩子进了门,她还很奇怪,说回来就回来了,怎么还抱个孩子。”

“我开始骗她,说是同乡的孩子,同乡生病了,需要我们帮忙照顾几天。想着能拖一段是一段。开始媳妇也没多想,还买来奶粉帮忙喂孩子。见她这样,我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后来她问同乡什么时候把孩子接回去,我都只能找借口搪塞。”高洪说。

毕竟是结发夫妻,妻子很快察觉了丈夫的不对劲,这个粗中有细的农村妇女没有追问丈夫,而是悄悄跑去同乡家里询问,结果从同乡那里才知道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回到家的妻子大哭一场,第一次跟丈夫起了争执,她想不通自己在家辛辛苦苦操持里外照顾孩子侍奉公婆,丈夫居然会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更过分的是居然还抱回一个孩子来!

这么一闹,高洪的父母也知道了,连忙在两口子之间做调解。“也幸亏有我妈,不然我媳妇到现在估计也接受不了。”高洪说,“大概是因为我妈以前不同意我俩婚事的原因,所以我媳妇一直比较听我妈的。我妈开始也把我骂得够戗,可是当她看到孩子,那表情立即就不一样了。”

尽管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在我国已经实行了很久,但在一些偏远地区的农村,多子多福的观念依然影响着很多人。高洪这时候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已经被罚了一笔钱,可是这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看上去那么健康可爱,孩子母亲小丽又说这是高洪的亲骨肉,高洪的母亲几乎从第一眼就接受了这个孙子。

就这样,在高洪母亲的努力说服下,在高洪发誓赌咒再不生二心的情况下,妻子非常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孩子。为了安抚媳妇,一向在家里说一不二的高洪母亲还把家里的财政大权“转”到媳妇手中,并主动承担了照顾孩子的大部分工作。

就这样,日子继续往后过,一转眼孩子就到了5岁多。大人心里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但是孩子之间却不会,老大老二对这个弟弟都很好,三个孩子经常在一起玩,外人都以为这三个孩子本来就是一母同胞呢!

“那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忽然现在想做亲子鉴定?”鉴定师问了一个在心里盘桓了很久的问题。

高洪说:“我媳妇虽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心里还是有疙瘩,所以照顾孩子的事儿,基本都是我妈在做。不过她毕竟已经是快70岁的人了,身体也不是太好,现在孩子大了,她有点照顾不过来,所以我想还是让孩子跟我们一起过。但是我媳妇不同意,说孩子都未必是我的,没法一起过,所以我才想到来做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相关图片1

 

高洪说,这个亲子鉴定一方面是为了说服妻子接受这个孩子,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解答他心里长久的疑问,说实话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确定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我就是想弄个明白。”

“所以我才会对你们这里的资质什么的看得那么重,因为这个检测对我和孩子来说都很重要。”高洪对鉴定师说,“所以请你一定要做准确。”

似乎是为了让鉴定师放心,他还专门补充道:“当然,如果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把他抚养长大。”这话鉴定师倒是相信,这么多年了,就算不是亲生孩子,朝夕相处也会产生很深的感情。

等到给孩子采集血样时,鉴定师还多看了两眼,那个孩子长得非常可爱,一双机灵的大眼睛,跟哥哥姐姐都很亲,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身世还有这么多波折。

采完血样离开前,高洪再次叮嘱鉴定师:“千万要做准确点,一有结果就尽快通知我!”

一周后,那辆面包车再次载着一家六口到了中心。一进门高洪就用那种又焦急又紧张的眼神看着查找鉴定报告的鉴定师。

鉴定师看了看报告,说:“孩子是你的。”高洪兴奋得呵呵笑了两声,连忙把鉴定报告结果接过去仔细看了一遍,当看到“……高洪是高××生物学父亲的机率大于99.999999%;根据DNA遗传标记分型结果,支持高洪是高××的生物学父亲……”这段话时还问:“为什么不是100%?”

 

亲子鉴定相关图片6

 

鉴定师解释说:“咱们国家的亲子鉴定是用16个位点的试剂盒来做检测的,检测16个位点计算后的父权概率已经超过了99.99%,完全可以达到认定亲子关系的程度,而你这个数字已经是更加精确的结果,当然100%这个数字在亲子鉴定项目中是不会出现的,一是因为计算方式,二是因为从科学角度来说,100%这个数字本来就不科学。”

可能这些话高洪并没有完全听明白,但是他仍然满脸高兴。孩子奶奶也没了上次的紧张,非常开心。

鉴定师一直在注意着那位妻子的反应——进门的时候她的神情跟上次一样,很是淡漠,不过当听到孩子是高洪的时候,她的表情还是多少有了变化。

后来高洪兴冲冲地把鉴定结果拿到妻子面前,说:“你看看,老三是我的!”妻子接过去,仔细看了看鉴定结论,抿了抿嘴,没说什么。

出门的时候,鉴定师看见那位妻子从婆婆手里牵过孩子的手,终于说了一句:“既然是高家的人,那以后就好好带他吧!”说完就领着孩子先下了楼。高洪和母亲对看一眼,都是一副又惊又喜的表情。

这一幕让一旁看着的鉴定师也有几分意外,忍不住感慨:中国女人实在是太善良了!

当然对于那个孩子来说,这样的结果无疑是最好的。可以试想一下,如果亲子鉴定结果是否定的,就算高洪实现他的承诺,继续抚养孩子长大,但是这个无辜的孩子在他家会受到什么样的压力。如果以后他懂事了,又会如何面对这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情形呢?---来源泰子基因


@2020 广州DNA亲子鉴定中心    粤ICP备20019041号-1

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先烈中路76号中侨大厦24楼(23AG房)

地铁区庄站E出口右行200米

谢主任:186 1313 4716 / 全国热线:400-9155238 / 020-22378248